看完 Inside 那篇 IKEA 色彩文章,我們來聊聊色弱

In 寫作

Ishihara_11-2

前幾天鼓起勇氣向我心目中台灣最大的行銷產業網路媒體 Inside 投稿,很開心文章有被刊登,基本上投稿流程就是這樣:

1. 我寫信過去(信中附文章連結)
2. Inside 的人要我提供 50~100 字的自我介紹
3. 於是我為此開始想破頭…

我覺得自我介紹是一種很難的文案,這跟寫自傳不一樣,它必須要讓人家快速認識你(想想你今年幾歲了,這些東西都要濃縮在一起),但同時又不能讓別人覺得你很自大。(因為很多人的自我介紹都寫的很威,但我又不是那種坎站)

我修了又改,改了又修,反正最後的版本是:

也許就是因為自己天生色弱,所以才特別喜歡研究字體和比例。小時候讀過美術班,也立志當個國文老師,不料之後卻念了資處科,畢業於企管系,還進了公關公司。現在在經營蘋果社群網站,個人網站是:熱情先決 http://zeals75.com

我必須很老實的說,上面這段話是我在馬桶上想出來的。浴室是我在家裡最容易靈感湧現的聖地,許多時候,一天工作很累,在洗澡的時候總可以歸納一下自己今天的記憶,然後決定這些記憶會不會被寫成一篇文章。

謝謝今天所有分享《為什麼 IKEA 一個產品要出那麼多顏色?》這篇文章的朋友,你們竟然相信一個眼睛有問題的人所寫出來關於色彩的探討文章。其實我真的不知道我眼中的世界到底跟別人有什麼不一樣,也許一樣,或許也不一樣。

來說個故事好了,我小時候 3 歲的時候就被我媽送去學捏陶土,之後開始學畫畫,就彩色筆、蠟筆、水彩那些東西。接著國小要升國中的時候,我媽叫我去考新北市新埔國中的美術班,我考上了,但我念的不開心。課業壓力大是一個原因(美術班其實也等於升學班),不過我在那時發現我的眼睛有問題,也是另一個原因。

有次我們班在畫水彩靜物,桌上一堆器皿和水果,其中有一顆柳丁,我把它顏色畫錯了,記憶中我也忘記是把橘色畫成綠色、還是把綠色畫成黃色,總之,顏色就是畫錯了,水果的熟度不對!水彩老師跟我說:「你畫這什麼顏色!你再看清楚一點!」我看了看,調了調我的調色盤,老師又跟我說:「你再看清楚一點!」我再繼續調,不過有點楞在那邊,我問老師說:「是…黃一點嗎?還是綠一點?」

「你,伏地挺身!」老師說。

於是我就被罰了,我被罰的很不爽,而且很莫名其妙,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我眼前的那個顏色叫什麼顏色,我不知道那顆在我面前的黃綠漸層柳丁,它的顏色該如何被定義。

那次被處罰之後我印象深刻,此後接二連三發生愈來愈多我「看色失誤」的事情。不管是我看不出同學的白襯衫被染成粉紅色,或是畫粉彩筆的時候,朋友那我拿白色給他,結果我拿成粉紅色給他。

我差不多就是那個時候知道我的眼睛有問題,而且我們家不只我眼睛有問題,我哥和我外公也是,這是家族遺傳。

有天我去找水彩老師談,我跟水彩老師說,那天我真的看不出來那顆柳丁是什麼顏色,老師跟我說,他之前也有個學生像我一樣,眼睛的辨色力不太行,於是他開始轉畫鋼筆畫,老師拿他的作品給我看,真的很厲害,一張八開的素描紙,上面只用黑色鋼筆的線條就能勾勒出一幅很好看的畫。老師是這麼建議我的,從灰階的世界發展。

新埔國中美術班,我念了一學期之後轉學了,那個時候我真的很叛逆。

Facebook Comments


6 Comments

  1. 因為有次讀書會我跟朋友討論到,其實熱情並不是衡量一個人工作成效的重點,如果一個人工作沒有熱情,應該是他主管的問題(不懂得如何激勵下屬),而不是他的問題。一個人工作沒有熱情是正常的,有熱情是多的。

  2. 還要按讚才有下一篇文章,這作者也太傲驕了吧 XD

Submi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