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ino Shield 犀牛盾螢幕保護貼 – 台灣創業團隊專訪

In Apple

幾個禮拜前,我們報導了革命性的 iPhone 5 螢幕保護貼 Rhino Shield,在得知其背後團隊為台灣人之後,我們跟大家一樣興奮,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更多有關 Rhino Shield 開發團隊的故事,將他們有趣的創業經驗分享給各位。

Rhino ShieldEvolutive LABS 正式推出的第一項產品,由來自台中的 Eric 與 Ray 兩兄弟所共同創辦。一開始,Rhino Shield 團隊只有他們兄弟兩人,哥哥 Eric 的背景是材料工程,73 年次,目前正在英國劍橋大學攻讀博士學位,負責主要研發;而弟弟 Ray 75 年次,畢業於中山大學化學系,英國南安普敦大學(Southampton)管理碩士,任何「研發以外」的工作都是由他負責,兩個人都好辛苦啊!

eric

▲ 左邊是哥哥 Eric

 

ray

▲ 弟弟 Ray,就是本次接受我們專訪的主角啦!

 

在專訪前,Ray 想說…

一直都沒有機會正式感謝ㄧ個好朋友,因此我希望能夠在ㄧ開始特別感謝我跟 Eric 的好朋友 WJS,謝謝他長久以來一直不斷打槍我們的每個不好的想法,並且提供我們很多有建設性的意見。Thank you,G。

因為 WJS 本身念設計的關係,他的品味非常獨到,也極度重視細節,幫助他們兄弟倆對於時尚及設計有更深入的認識,否則他們到現在可能都還是兩位宅男,真的可以說是他們兄弟的創業顧問、人生導師啊!

 

關於創業,其實很早就有想法了

Ray 回憶,當年他在考大學時,曾經有想做一個功能類似於 2B 鉛筆的「答案卡劃記印章」,學生只要將碳粉「蓋」上去就完成作答了,既省時又省力。不過那時候的 Ray 只有想法,卻不知道做法該如何進行。

2006 年,有一天他和他哥在國家地理頻道上看到一個有關珊瑚復育的最新技術,當時他們認為這應該是個可行的創業領域,於是兄弟便開始投入研究,試圖想讓珊瑚復育變成可以商業化的解決方案,直到有一天,他們與相關產業的專家接觸後,才發現自己想得實在是太簡單,如果沒有同時考慮到「管理」、「財務」與「執行」這三個面向的話,他們根本不可能成功。

「如果關鍵技術不在自己身上,只有想法,卻不能創造太多價值也是沒有用的,」Ray 補充。

 

「研究」生活,讓自己練習創業靈感

有了上次珊瑚復育的經驗,久而久之他們逐漸養成時時刻刻都要「觀察與研究」的習慣,對此 Ray 打個比方,例如:他和朋友喝咖啡時如果看到一張桌子,可能就會習慣性去觸摸它的質感,然後觀察桌子的切割線條,接著思考它的組裝方法,最後問自己:這東西有沒有改善的空間?如果是由自己來做,有沒有辦法做得更好?

Ray 說,這種習慣讓他們無時無刻都可以練功。

往後的日子,他們還有想過要成立 C2C 性質的團購募集網站(進行模擬創業,當做練習,當時地圖日記才剛推出,Groupon 也還沒紅)。除此之外,Ray 有次在上海逛市集時,無意間發現在那裡訂做一件喀什米爾西裝,竟然只需要外面的十分之一價錢,只要告訴裁縫師傅身形尺寸,師傅就做得出來,因此他們也曾經構想開發線上西裝訂做服務。

 

重視實務經驗,所以先工作再說

Ray 在英國完成管理研究所的學業後,因為覺得自己比較缺乏實務經驗,所以決定不再繼續念書了,先回台灣工作。這段時間他曾在電腦代工產業擔任客戶經理(Account Manager),同時也不斷地繼續挖掘其他創業的想法。

---

相信不少人都有摔過智慧型手機的經驗,運氣好的頂多只是小刮傷,運氣不好的很有可能螢幕會碎掉,這不但店家沒保固,而且維修費用又超貴,修和不修,都是難以抉擇!Evolutive LABS 的 Eric、Ray 兄弟也有這種經驗,所以他們下定決定要打造一款保護貼,可以保護手機最脆弱部分:螢幕。

至於為什麼他們不做保護殼呢?Ray 說,做保護殼的廠商實在是太多了,雖然資源取得容易、技術門檻低,卻很難設計出一款脫穎而出的產品。況且如果要做出一款保護性非常良好的保護殼,勢必要犧牲保護殼本身的體積和重量,通常防護性愈強的保護殼一定就愈笨重。

Screen Shot 2013-05-22 at 3.52.32 PM

Eric 與 Ray 想做的螢幕保護貼,要能夠保護手機螢幕在受到劇烈撞擊而不會破裂,它不但需要具備市面上所有保護貼的基本功能:防指紋、防刮,除此之外,還要同時清明透亮、不影響觀看。

不過以上產品的功能需求可不像一般東西一樣,可以想加什麼就加什麼上去,例如:保護貼如果要做得很堅硬,就會影響透明度;如果要到完全抗指紋,那麼滑動手感又會很差,觸感會非常澀。

這個問題花了哥哥 Eric 許多時間研究、測試,Rhino Shield 的開發小組從原本只有 Eric、Ray 兩人,慢慢加入了印度夥伴進行材質結構的參數調整,後來Eric 主導的研究人員數量達到四人。

 

原本的名字叫做「IRIS」

在 Rhino Shield 這個傳神的名字被創造出來前,原本團隊是想把它叫做「IRIS」,IRIS 這個字很妙,因為它不但是一個女生的英文名字:艾瑞絲,同時也可以是「Impact Resistant Invisible Shield」這四個單字的縮寫,中文意思直翻就是「衝擊防護隱形盾」。

不過團隊想了想,最後還是沒用這個名字,其原因有兩個,第一個是 IRIS 本身有「鳶尾花」和眼睛「虹膜」的意思,所以當你 Google 這個單字時,出現的大部分都是和你產品不相干的東西。

第二個原因則是「Invisible Shield」這組字已經有人用過了,為了避免引起法律問題,所以最後就放棄 IRIS 這個名字。

 

733px-Iris_Iris_graminea_Flower_2263px
▲ 鳶尾花

 

印度夥伴的突發奇想

正當他們在構思新名字的時候,團隊中的印度夥伴提出了「Rhino Shield」這個想法,因為在他們的學校剛好有一個犀牛雕像,而 iPhone 所使用的康寧玻璃型號又叫做「Gorilla Glass」(大猩猩玻璃),讓犀牛來保護大猩猩,應該會是個有趣的動物組合,於是,「Rhino Shield」就這麼誕生了。(編按:犀牛皮很堅硬,厚度大約 1.5 到 5 公分

rhino

 

Evolutive LABS 創立

Rhino Shield 團隊以「Evolutive LABS」做為自己的名字,「Evolutive」這個字是由「Evolution」(進化)變體而來,讓自己的名字有點變化比較不容易撞名,而「Evolutive」前面四個字母「EVOL」,倒過來寫剛好就是「LOVE」,完全傳達出團隊對於產品開發,熱情、有人性的一面。

他們的核心價值是:
“Make functional product using scientific approaches and finish it with an artistic touches.”

 

Screen Shot 2013-05-22 at 3.52.38 PM

至於團隊會在「Evolutive LABS」後方加上「Lab」(實驗室)而不是「Inc.」(公司)的原因也在於:團隊成立的初衷只是想要做出很酷的東西,任何只要是有趣的點子其實他們都願意嘗試,至於能否靠這個賺大錢其實沒有那麼重要。

Eric 向來喜歡做出新東西的成就感,而 Ray 則喜歡享受開發的過程,他們兄弟希望可以創造出一個實驗室,當科學界的藝術家,讓這個實驗室可以讓大家一起參與,實現有趣的想法和創意,達到人性與科技的結合。人性由「Love」代表,科技由「Evolution」代表,實驗室就是「Lab」,這三組字都顯露於「Evolutive LABS」上。

這幾點信念,我們從 Rhino Shield 團隊很堅持要親自回覆每一封信可以看出,他們不喜歡官腔的用字遣詞,並且極力營造讓人舒服的親切感。

Rhino Shield 的宣傳影片,應該是這幾年我看過印象最深刻的 iPhone 周邊產品廣告了。看完之後我只有問 Rhino Shield 團隊一個問題:你們到底摔壞了幾支 iPhone 啊!?

 

原本以為,我會聽到那種「幾百支」的砸重本劇情,結果答案卻頗令我失望,因為 Ray 說影片那支手機是他的,他有貼 Rhino Shield,所以根本沒有被打壞啊!(看來真的不是廣告效果,真是貨真價實呀~)片中除了 Ray 拿鐵鎚猛敲 iPhone 的鏡頭有因為拍子對不準而 NG 了三次之外,大部分的鏡頭都是一次搞定。

但是,Ray 的 iPhone 在完成了主要宣傳影片的拍攝工作後,還是難逃被摧毀的命運,之後他們還有一支影片是要測試一般保護貼與 Rhino Shield 的效果差異的,於是團隊就拿 Ray 那支 iPhone 開刀,在他眼前被打爆。

就是這一支影片:

看完了犧牲影片,我們再回來看有台灣場景的主要宣傳影片。Ray 說,場景中會出現中正紀念堂、台北 101 都是故意安排的,因為他們很想跟別人說其實他們來自台灣,不過又擔心這樣子會太高調,因此乾脆用場景置入的方式,光明正大地「暗示」。

 

無所不在的陸客

當時他們在中正紀念堂取景拍攝時有引起陸客圍觀,等到 Ray 換上白袍實驗服時看的人更多,因為他不斷地在丟東西,團隊一度擔心會影響拍攝畫面。為了事前排練,Ray 一開始都是丟皮夾(可憐的皮夾),等到導演抓好角度之後,才開始丟真的 iPhone。

最後警察還有跑來關切,跟他們說:你知不知道在這邊拍片要申請?,所幸重要鏡頭團隊都已經拍得差不多了,拍攝作業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ray▲ 超感動的台灣場景

 

情和義,值千金

Rhino Shield 的宣傳影片是由 Ray 的好友阿寬與杰霖拍攝,透過 Final Cut Pro X 剪輯而成。他們兩位都是有拍片經驗的老手,之前有幫過舞棍阿伯葉復台拍攝 MV

至於片中敲敲打打的節奏橋段,則是因為 Ray 學生時代因為有玩過樂團,因此請到了當時的學長致偉與 Jazzbeer 幫忙,由致偉學長負責編輯節奏,由 Jazzbeer 學長寫動畫主題曲。整個拍攝與製作,團隊差不多只花了五萬塊而已,這一切都要歸功於好友們的情義相挺。

上一篇我們有提到 Rhino Shield 團隊最重視的就是人性與科技的結合,這點我們也可以從影片中團隊特地打造的「樂高按鈕」可看出。另外,為了能夠精準的呈現實驗的結果,片中的「鋼球落下器」也是 Rhino Shield 團隊自己做的。

 

09fcfe953870b98c3674db7c25fc09f1_large▲ 樂高可以是玩具,也可以是科技

 

從顯微鏡載玻片到康寧玻璃

Ray 說,在影片拍攝之前(也就是研發階段),他們都是用顯微鏡用的載玻片在測試,他自己有一本資料夾,裡面放著各種貼有不同規格 Rhino Shield 的載玻片,用來記錄不同質量參數的 Rhino Shield 對玻璃的保護程度,甚至包含玻璃碎裂的形狀也會記錄,測試數量超過一千多片。

不過,便宜的載玻片畢竟和真正的手機玻璃結構不同,所以之後團隊也改用真正的康寧 Gorilla Glass 在測試(下重本!),前前後後也打碎了超過百片,最後終於才找到最適合的 Rhino Shield 螢幕保護貼配方,不但防指紋、耐刮、清透又抗摔,研發過程歷時 14 個月。

在歷時一年多、打碎上千片玻璃之後,Rhino Shield 團隊終於成功開發出可以同時防指紋、耐刮、清透又抗摔的 Rhino Shield 螢幕保護貼。接下來他們要做的,就是要大量生產,將 Rhino Shield 推向全世界了。

2013 年 2 月,正逢華人農曆過年間,他們選擇在全世界最大的群眾募資平台 Kickstarter 上公開 Rhino Shield 計畫,目標在 30 天之內募到五萬英鎊(約合新台幣 260 萬),在這之前,他們已經將所有資金投在產品開發上了,除了在 Kickstarter 網頁上被動地等人送錢來之外,他們並沒有留多餘的資金做行銷。

光是測試生產產品,每批差不多就要花掉 20 萬新台幣。他們已經跑了五、六批了,主要是解決生產原材的問題,讓其可以變成透明並足以吸收衝擊,讓生產完成的原材進化成我們大家可以用的保護貼。

5459bf84aa9f7479f9e6ded3baa8a24c_large▲ Rhino Shield 開發原型

 

不如預期,難道就要退縮了嗎?

當時 Eric 與 Ray 認為,Kickstarter 的上架計畫可以當做試水溫的機會,如果這個計畫在 Kickstarter 上不可行,那麼就算未來產品真的上市了,那麼消費者應該也不會喜歡。

可是到頭來他們還是對自己的產品有信心的,很單純地以為,一個產品只要夠好,在 Kickstarter 上就會引起迴響。結果,他們募資的第一天,竟然只有 19 個人資助。(差不多只有兩百人看到網頁)

Rhino Shield 團隊在 Kickstarter 上設定的贊助金額,是一組 Rhino Shield 螢幕保護貼 12 英鎊(約合新台幣 541 元),他們若要在 30 天內募到五萬英鎊的話,那麼平均每一天至少要有 1,667 英鎊進帳才行,若將這個數字除以每組保護貼的單價,則每天至少要有 139 個人贊助。我們幫 Rhino Shield 團隊算了一下,他們第一天的單日募資達成率連 14% 不到。

在 Kickstarte 上架後的好幾天,Rhino Shield 計畫一直沒有起色,原本團隊還擔心是不是因為那時候大家都在過新年,過新年就比較多事情分心,但之後內部討論,認為原因應該是沒有行銷所導致。

Screen Shot 2013-05-24 at 1.01.44 AM▲ Rhino Shield 在 Kickstarter 的頁面

 

沒有退路,全力以赴

「創業是不理性的,Rhino Shield 就像我們自己的孩子,我們的信心還在,當然會繼續堅持下去!」Ray 說。

在這個最危急的時候,天使降臨了,就是 Eric 的太太:Judy。Judy 這時候開始寫信給各大媒體及業界知名人士,告訴他們 Rhino Shield 的故事,前前後後寫了四、五十封信出去,從科技部落格 TechCrunchMashable,甚至連歐巴馬林書豪也有寄!(真猛)

接著,團隊陸續收到十幾封回信,Rhino Shield 漸漸獲得國外各大媒體的注意,其中以 Mashable 的報導效果最好(報導連結在此),光是他們報導的那一天,Kickstarter 上的募資就進帳超過 5,000 英鎊(約合新台幣 23 萬),而整個 Rhino Shield 計畫也在第 15 天之後開始好轉。第 30 天,也就是最後一天,他們以超出預期目標近五成的 73,716 英鎊(約合新台幣 330 萬)募資成功!

Ray 非常感謝那時候 Judy 的幫忙,認為今天能有走到這一步,都是她的功勞!接著 Ray 還提醒其他有意在 Kickstarter 的募資的團隊,千萬一定要留資源在行銷上,無論是人力或金錢,因為其他成功的 Kickstarter 募資團隊也是這樣提醒他們的。

Screen Shot 2013-05-24 at 1.13.45 AM▲ 關鍵性的 Mashable 網站報導

 

不誇張,60 幾國,其中還包括南極地區

這次的成功募資,一共有來自 60 幾個國家的人參與,其中以美國為最大宗,台灣地區的量則非常少,連 1% 不到。不過很有趣的是,其中竟然有一筆訂單的送貨地址是寫南極洲的一處觀測站。(網路世界真是無遠弗屆…)

雖然募資是成功的,但 Rhino Shield 團隊實際拿到的錢卻沒有帳面上那麼多,因為首先 Kickstarter 平台會抽取 10% 的佣金,再來英國政府也會抽稅,而且不是每一筆資助款項都會如期兌現,有的時候客戶的信用卡會刷不過,或是有人突然要求退款之類的。Ray 說,他們事後拿到的金額,和先前投入的其實差不多,可以算是剛好打平。

通過了 Kickstarter 的募資考驗,Rhino Shield 團隊接到來自全球 60 幾個國家的訂單,累積共有三千多筆訂單要處理,必須要在一、兩個月之內出貨完畢。

Rhino Shield 團隊一共提供了 19 種機型尺寸,其中以 iPhone 5 用戶訂購數量最多,約佔三成,其次是 iPhone 4/4S,約佔一成六。若將 iPad、iPad mini、iPhone 5、iPhone 4/4S 合併計算的話,整個 iOS 裝置約佔 Rhino Shield 出貨量的一半左右,另外一半則是 Android 裝置。

 

7fe72891c528b15208a9969e2687487a_large

▲Rhino Shield 有支援的機型,售價從新台幣 540 元到 900 元不等

 

台灣出貨,聽起來就好親切

雖然出貨量龐大且複雜,但為了確保每一位資助人(Backer)都能夠拿到品質精良的 Rhino Shield,每一片要出貨的 Rhino Shield,Evolutive LABS 團隊都親自檢查過。Ray 回憶,那時候都是熬夜在趕工,不然真的做不完。

在這三千多筆的 Rhino Shield 訂單都是簡易包裝,有只有英文版和繁體中文版兩個版本,英文版基本上就是全球通用,而繁體中文版則是台灣地區限定,這是 Rhino Shield 團隊為了感謝台灣資助人的相挺所特別設計的,這也反映了 Evolutive LABS 強調「人性」的初衷。

 

布很便宜,但很重要

Rhino Shield 團隊不但重視品質也要求細節,像在首批出貨的 Rhino Shield 中,就有附一條用在「貼膜前清潔」的擦拭布,這條看似普通的布其實也是經過重重實驗的。

有些布雖然去汙能力強,但是擦起來會掉毛,例如:麂皮布;有些布雖然不容易掉毛,但是去汙能力卻沒那麼好,例如:眼鏡行送的眼鏡布。Rhino Shield 團隊從三種布料中,選了十幾款不同的布做比較,挑選了一條能同時符合快速去汙需求以及不會沾粘毛屑的布,附在 Rhino Shield 包裝裡頭讓人使用。

 

cleaner
▲ 沒用一條好布先把 iPhone 擦乾淨,怎麼可以貼上 Rhino Shield 呢!
(左邊是 Rhino Shield 的布,質感厚實,右邊則是一般的布)

 

真的有人拿去摔…

在 Rhino Shield 順利出貨之後,開發團隊接到很多資助人的意見回饋,其中竟然有一個人真的拿自己的手機去摔,結果卻把手機內部零件都摔壞,但螢幕卻沒事!(不怕刀槍,只怕內傷,Rhino Shield 太強了…)

另外還有一個人宣稱他拿到的 Rhino Shield 一點都不防刮,要求退貨,結果團隊一看照片,發現應該那支手機應該是被狗咬到,不然不會有這麼明顯的牙齒咬痕,但為了表示對每位初期資助者的感激,團隊還是免費換了一張給他。(好佛心)

Ray 說,有次他為了向一位日本廠商展示 Rhino Shield 的效果,他就拿起自己貼有 Rhino Shield 的 iPhone 5 對著桌腳猛敲,結果螢幕依然安然無恙,看得那位日本人也嘖嘖稱奇。(想像一下日本綜藝節目明星們的慣用吃驚讚嘆語)

 

牠是犀牛,不是神,別搞錯了

雖然 Rhino Shield 真的有用,但 Ray 還是呼籲大家不要拿自己的手機嘗試(要拿也是拿好朋友的),因為 Rhino Shield 並不是萬能的,像是如果你的手機是直放 90 度垂直落下的話,那麼螢幕破裂的機率就會大幅提高,因為這是讓手機邊框直接撞擊地面,會對螢幕玻璃產生「扭力」般的破壞效果。

一般來說,手機落地的角度,若愈接近橫躺的話,那麼 Rhino Shield 的保護效果愈好。他們實測過,在 30 度以內都是 Rhino Shield 完全可以保護的信心範圍。

 

六月上市,台灣最便宜

接下來,大家期待的 Rhino Shield 市售版預計最快會在 2013 年六月份上市,台灣、美國、中國的專利目前都在申請中(Patent Pending),屆時我們將會看到全新的包裝(我們有偷瞄一下,是很酷的工業實驗室味道),同時團隊也會根據首批用戶的意見回饋將產品進行微調,例如:更疏油、更服貼。為了感謝首批 Kickstarter 資助人的無條件相挺,Rhino Shield 團隊到時候也會再贈送一份市售版的產品給他們。

這邊有國外的零售價給各位參考:

  • iPhone:單面 25 美金(約 NT$ 750)、iPhone:雙面 30 美金(約 NT$ 900)
  • iPad mini:35 美金(約 NT$ 1,050)
  • iPad:40 美金(約 NT$ 1,200)

不過你知道有些雖然是台灣貨,但是台灣買卻沒有比較便宜,關於這點 Ray 有跟我們掛保證,到時候他們一定會讓台灣這邊 Rhino Shield 的價錢是全世界最便宜的(人真好!),預計 Rhino Shield 台灣市售版定價將會與 Kickstarter 募資時期差不多喔!

 

另外提問 1:
在台灣,與你們年紀相近的年輕人,可能還在拼升學或是就業領著 22K,你們會建議他們創業嗎?

「我並不會特別鼓勵去『創業』這件事情。但是我覺得要很清楚自己到底想要做什麼事情。首先屏除要如何定義成功這個議題,假如想要改變現狀,自己就要很清楚自己的目標,不要一直待在安全地帶,每天過ㄧ樣的生活。像是我剛出國念書時,發現即使考過英文檢定,但是對於全英文的環境還沒有適應的很好,所以每天就比同學再多早ㄧ個小時先聽聽廣播、看看電視,把自己想要加強的部份做好,而不是像很多其他留學生ㄧ樣,一直抱怨說自己的年紀已經錯過學英文很快速的時間點。」

 

另外提問 2:
你希望家鄉台灣能提供什麼樣的幫助,讓你們能與他人競爭?

「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產品的曝光,我們希望可以將品牌建立起來,強化我們的形象。在這裡要很謝謝 AppleUser 邀請我這次的訪問,讓更多人能認識我們,還有謝謝 Elvis 在 Kickstarter 上面支持我們、跟我們ㄧ起參與這場冒險,就像我們在信中所寫的,光是收到台灣人的支持我們真的就覺得很開心了,到現在還是有很多人都以為我們是 Thailand,哈哈!」

 

專訪到最後,Ray 想說:

「我們能在 Kickstarter 上面募資成功,真的是要謝謝很多朋友,不管是實質或是精神上的鼓勵!不過,我們所有的挑戰現在才真正開始,這也要仰賴大家的繼續支持,才能讓我們繼續有更多實踐想法的機會。另外,假如有人有任何想法想要合作,或是對加入我們團隊有興趣的話,也歡迎跟我們連絡ㄧ同奮鬥!」

Ray 代表 Rhino Shield 開發團隊,想再次感謝每一位在募資初期就願意無條件相信他們產品的「共同創辦客戶」。

另外,我們也偷偷問了 Evolutive LABS 在 Rhino Shield 之後,下一個產品計畫會是什麼?Ray 說,除了持續針對最新的 iPhone 機型以及其他品牌旗艦機種開發 Rhino Shield 之外,也會朝 Arduino 自動化生產裝置發展,到時候讓我們拭目以待。

 

IMG_1349_group
▲ 訪談最後的合影,左起依序是子威、Elvis、Ray、仲威、惟傑

 

圖片來源:

Facebook Comments


Submit a comment